江苏天鼎证券与牛共舞股票投资平台,专业提供股市投资咨询分析服务。

与牛共舞
编号:913200001347857395
天鼎证券
成为中国专业度第一名的投资理财平台

现在您的位置:江苏天鼎证券 > 股票行情 > 财经要闻 >

“直接上市”模式冲击投行IPO业务? 券商:影响有限

2021-04-16 13:07来源:中国证券报

美国最大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base登陆纳斯达克的消息不仅助推比特币涨势,其所采用的直接上市模式也引发市场热议。 迄今为止,寻求直接上市的公司估值和知名度均较高,如Sp.jpgy、...

本文标题:“直接上市”模式冲击投行IPO业务? 券商:影响有限

美国最大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base登陆纳斯达克的消息不仅助推比特币涨势,其所采用的“直接上市”模式也引发市场热议。
 
迄今为止,寻求“直接上市”的公司估值和知名度均较高,如Sp.jpgy、Slack;此外也不乏一些中概股,例如中指控股。对于日渐蹿红的“直接上市”模式,分析人士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其优劣势均较为明显,预计未来将会有更多企业选择“直接上市”方式实现上市。分析人士认为,“直接上市”对包销业务会形成巨大冲击,但对代销、保荐等中介业务不会有显著影响。
 
“直接上市”再添一员
 
当地时间4月14日,美国最大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base登陆纳斯达克。至此,采取“直接上市”模式的美股公司再添一员。
 
Coinbase成立于2012年。得益于数字货币市场一年来的繁荣,其2020年的收入同比翻倍,扭亏为盈。市场人士称,根据纳斯达克给出的每股250美元参考价计算,在完全稀释的基础上,该公司市值约为653亿美元。
 
与市场通行的IPO上市模式不同,Coinbase此次采取的是“直接上市”模式,即公司不对外筹集资本,而是由公司雇员和投资者将其拥有权转换为股票,然后在股票交易所挂牌。股票一旦上市后,公众可以购买股份,而现有的投资者可以随时兑现,并且不存在锁定期。
 
事实上,此前已有不少成功“直接上市”案例。2018年4月3日,知名音乐服务应用商Sp.jpgy成为首家“直接上市”的大型公司,随后办公软件Slack、地产信息和分析服务平台提供商中指控股均在2019年6月“直接上市”。
 
在不少成功案例出现后,“直接上市”这一模式也得到“官方认证”。2020年12月22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批准纽约证券交易所修改上市规则,公司获准可以通过“一级场内直接上市”筹资,从而无需按传统模式向投资银行支付首次公开募股(IPO)承销费用。
 
优劣势均明显
 
在得到官方认可后,“直接上市”模式将更加受到青睐。
 
美国知名风险投资机构Benchmark合伙人Bill Gurley曾在采访中直言,“直接上市”将终结传统IPO时代。不过,纽交所总裁坎宁安曾在采访中回应称,其不认为“直接上市”会导致IPO的终结。在其看来,这是私营企业打入公开市场的一项关键创新。
 
作为企业上市的方式之一,“直接上市”具有较为明显的优势和劣势。
 
川财证券研究所所长陈雳表示,“直接上市”一方面节省了传统IPO模式下高额的上市成本,公司不必支付高额的承销费用;另一方面移除了承销证券环节,投行在全过程中只起到辅助上市的作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上市效率。
 
陈雳也指出,“直接上市”不需要增发新的股票,因此不会为上市公司募集新资金;同时,传统IPO中承销商为更好地融到资金,往往会压低股价发行,因此投资者在公司上市后往往会获得一定溢价收益,而“直接上市”模式下,投资者无法赚取这部分收益。
 
“该模式下企业或许会发行失败,因为市场可能不会接受未经大型投行之手的股票。”南开大学金融发展研究院院长田利辉表示。
 
对投行IPO业务冲击有限
 
“直接上市”模式日渐完善,是否会对投行IPO业务带来冲击?
 
“冲击有限。”陈雳直言,虽然“直接上市”优势较多,但其更多吸引的是业绩出色、短期不需要融资的公司,更多企业上市目的是通过融资做大做强,大多数企业依旧倾向于选择传统IPO模式。采取“直接上市”模式的公司相当于一个增量,因此影响相对有限。
 
在田利辉看来,“直接上市”减少券商包销的中间环节,加强了企业和市场互动。“直接上市”对包销业务会形成巨大冲击,但对代销、保荐等中介业务不会有显著影响。即使是“直接上市”,企业发行人也需要投行承销商的专业服务。
 
“不过,承销商在‘直接上市’的背景下不需要大规模资金来进行包销,也不能通过发行市场价差来获得超额利润。”田利辉说。
 
对于“直接上市”模式是否对中国证券市场带来一定借鉴意义,接受记者采访的分析人士出现观点分歧。
 
田利辉表示,在我国一级市场发行价长期低于交易价的背景下,新股购买踊跃,该模式借鉴意义不大。虽然我国券商需要对未及时缴款等原因导致认购失败的新股进行“余额包销”,但我国券商主要是开展代销、提供资料核查把关和专业文件编制报送的中介服务。
 
陈雳则认为,该模式对中国证券市场有一定借鉴意义。“直接上市”有利于吸引资本充足、不需要通过IPO筹集资金的企业,更有利于国内金融市场多元化发展。
 
在“走出去”背景下,面对海外市场多样化的上市方式,田利辉和陈雳均表示,国内券商应进一步提升专业能力和服务水平,与国际接轨,深化国内资本市场改革。
 
陈建平投顾编号:A1150615030001
 
袁红军投顾编号:A1150619060003
 
孙腾投顾编号:A1150615100001
 
舒晓飞投顾编号:A1150613120001

本文地址:https://www.yngw518.com/caijingyaowen/2021041630427.html

作者:中国证券报 访问:1000
免责声明

本文所述信息的来源及观点的出处皆被本公司认为可靠,但本公司不能担保其准确性或完整性,本文信息或所表达观点不构成所述证券买卖的出价或询价,数据、信息均来源市场公开消息,观点仅供参考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操作风险自担。

标签:直接上市,IPO,数字货币

Copyright @ 2011 www.yngw518.com 江苏天鼎证券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09015858号-6站点地图
免责声明: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江苏天鼎证券公司移动官网

现在您的位置:江苏天鼎证券 > 股票行情 > 财经要闻 >

“直接上市”模式冲击投行IPO业务? 券商:影响有限

美国最大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base登陆纳斯达克的消息不仅助推比特币涨势,其所采用的“直接上市”模式也引发市场热议。
 
迄今为止,寻求“直接上市”的公司估值和知名度均较高,如Sp.jpgy、Slack;此外也不乏一些中概股,例如中指控股。对于日渐蹿红的“直接上市”模式,分析人士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其优劣势均较为明显,预计未来将会有更多企业选择“直接上市”方式实现上市。分析人士认为,“直接上市”对包销业务会形成巨大冲击,但对代销、保荐等中介业务不会有显著影响。
 
“直接上市”再添一员
 
当地时间4月14日,美国最大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base登陆纳斯达克。至此,采取“直接上市”模式的美股公司再添一员。
 
Coinbase成立于2012年。得益于数字货币市场一年来的繁荣,其2020年的收入同比翻倍,扭亏为盈。市场人士称,根据纳斯达克给出的每股250美元参考价计算,在完全稀释的基础上,该公司市值约为653亿美元。
 
与市场通行的IPO上市模式不同,Coinbase此次采取的是“直接上市”模式,即公司不对外筹集资本,而是由公司雇员和投资者将其拥有权转换为股票,然后在股票交易所挂牌。股票一旦上市后,公众可以购买股份,而现有的投资者可以随时兑现,并且不存在锁定期。
 
事实上,此前已有不少成功“直接上市”案例。2018年4月3日,知名音乐服务应用商Sp.jpgy成为首家“直接上市”的大型公司,随后办公软件Slack、地产信息和分析服务平台提供商中指控股均在2019年6月“直接上市”。
 
在不少成功案例出现后,“直接上市”这一模式也得到“官方认证”。2020年12月22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批准纽约证券交易所修改上市规则,公司获准可以通过“一级场内直接上市”筹资,从而无需按传统模式向投资银行支付首次公开募股(IPO)承销费用。
 
优劣势均明显
 
在得到官方认可后,“直接上市”模式将更加受到青睐。
 
美国知名风险投资机构Benchmark合伙人Bill Gurley曾在采访中直言,“直接上市”将终结传统IPO时代。不过,纽交所总裁坎宁安曾在采访中回应称,其不认为“直接上市”会导致IPO的终结。在其看来,这是私营企业打入公开市场的一项关键创新。
 
作为企业上市的方式之一,“直接上市”具有较为明显的优势和劣势。
 
川财证券研究所所长陈雳表示,“直接上市”一方面节省了传统IPO模式下高额的上市成本,公司不必支付高额的承销费用;另一方面移除了承销证券环节,投行在全过程中只起到辅助上市的作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上市效率。
 
陈雳也指出,“直接上市”不需要增发新的股票,因此不会为上市公司募集新资金;同时,传统IPO中承销商为更好地融到资金,往往会压低股价发行,因此投资者在公司上市后往往会获得一定溢价收益,而“直接上市”模式下,投资者无法赚取这部分收益。
 
“该模式下企业或许会发行失败,因为市场可能不会接受未经大型投行之手的股票。”南开大学金融发展研究院院长田利辉表示。
 
对投行IPO业务冲击有限
 
“直接上市”模式日渐完善,是否会对投行IPO业务带来冲击?
 
“冲击有限。”陈雳直言,虽然“直接上市”优势较多,但其更多吸引的是业绩出色、短期不需要融资的公司,更多企业上市目的是通过融资做大做强,大多数企业依旧倾向于选择传统IPO模式。采取“直接上市”模式的公司相当于一个增量,因此影响相对有限。
 
在田利辉看来,“直接上市”减少券商包销的中间环节,加强了企业和市场互动。“直接上市”对包销业务会形成巨大冲击,但对代销、保荐等中介业务不会有显著影响。即使是“直接上市”,企业发行人也需要投行承销商的专业服务。
 
“不过,承销商在‘直接上市’的背景下不需要大规模资金来进行包销,也不能通过发行市场价差来获得超额利润。”田利辉说。
 
对于“直接上市”模式是否对中国证券市场带来一定借鉴意义,接受记者采访的分析人士出现观点分歧。
 
田利辉表示,在我国一级市场发行价长期低于交易价的背景下,新股购买踊跃,该模式借鉴意义不大。虽然我国券商需要对未及时缴款等原因导致认购失败的新股进行“余额包销”,但我国券商主要是开展代销、提供资料核查把关和专业文件编制报送的中介服务。
 
陈雳则认为,该模式对中国证券市场有一定借鉴意义。“直接上市”有利于吸引资本充足、不需要通过IPO筹集资金的企业,更有利于国内金融市场多元化发展。
 
在“走出去”背景下,面对海外市场多样化的上市方式,田利辉和陈雳均表示,国内券商应进一步提升专业能力和服务水平,与国际接轨,深化国内资本市场改革。
 
陈建平投顾编号:A1150615030001
 
袁红军投顾编号:A1150619060003
 
孙腾投顾编号:A1150615100001
 
舒晓飞投顾编号:A1150613120001
(作者:中国证券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