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天鼎证券投资与牛共舞股票投资平台,专业提供股市投资咨询分析服务。

与牛共舞
编号:913200001347857395
天鼎证券
成为中国专业度第一名的投资理财平台

现在您的位置:江苏天鼎证券投资 > 财富天下 > 今日头条 >

猪价“节节高” 新一轮“猪周期”来了?

2022-05-17 11:23来源:期货日报

2020年至2021年年初,国内生猪养殖业喜庆的气氛一直较为浓厚,持续保持在高位的生猪价格与彼丰的养殖利润,让本该早早淘汰的母猪等也成了养殖户的宝贝,大中型养殖企业特别是一...

本文标题:猪价“节节高” 新一轮“猪周期”来了?

“2020年至2021年年初,国内生猪养殖业喜庆的气氛一直较为浓厚,持续保持在高位的生猪价格与彼丰的养殖利润,让本该早早淘汰的母猪等也成了养殖户的宝贝,大中型养殖企业特别是一部分头部企业更是竭力扩产。”河南省生猪养殖户马书礼称,可惜在2021年春节过后,这个超级猪价上涨大周期却“惨淡”地进入了收尾阶段,生猪出栏价及生活超市猪肉等价格出现了“高台跳水”,其中国内大部分地区的生猪出栏价格从每公斤超过36元的高点,暴跌至每公斤仅10元多的低点,有相当一批生猪养殖户及大中型养殖企业受到了严重冲击,部分以生猪养殖为主业的上市公司更是给出了动辄数百亿元的亏损财务报表。
 
令马书礼欣喜的是生猪期货于2021年1月8日在大商所上市了,部分先知先觉的涉猪企业总算捞到了“一根救命稻草”。生猪期货的成功上市,为整个生猪行业提供了重要的风险管理工具。随后在近一年的生猪期现货价格大幅波动中,在生猪养殖利润不断大幅缩减的情况下,一些产业主体积极尝试并逐步深入利用生猪期货参与套期保值交易,以及参与生猪“保险+期货”项目,探索出了更高效、更具创新性的企业风险管理模式。
 
如今,国内期现货猪价经过一年多时间的振荡整理后,特别是在能繁母猪数量出现明显下滑态势以后,再加上相关部门储备猪肉的收购、进口肉类数量大幅减少等,生猪养殖利润止跌回升,生猪期货主力合约价格近期则出现了每吨3000元以上的累计涨幅,业内人士纷纷预测新的猪市上涨周期来临并已启动。那么面临未来市场可能出现的持续上行行情,猪企还需要进行避险操作吗?又应当如何避险呢?
 
黑龙江横华农业产业服务有限公司农牧分析师肖文辉称,综合市场发展态势可以发现,新的猪市周期的确已经来临,一是母猪与仔猪饲料生产量、需求量等降幅较大,二是能繁母猪数量从2021年7月开始就出现了拐点,三是生猪存栏量、进口肉类数量等均出现较大幅度下滑。
 
肖文辉说,相关机构发布的饲料数据显示,2022年一季度,国内母猪料、仔猪料生产量与销售量等下降幅度在30%—40%,表明两者的存栏量出现了降低。与此同时,能繁母猪存栏量的向下拐点出现在2021年7月,向后推10个月则是2022年4月,该时间点符合4年一轮“猪周期”的规律,意味着新的周期启动。另外,2020年我国猪肉进口量为439万吨,同比增长108%,2020年进口猪肉占国内消费的比重近10%,创历史新高。
 
2021年进口猪肉371万吨,同比大幅下降15.5%,占国内消费量的6.5%,仍处于较高水平。2022年年初至目前,国内猪价仍持续下跌,进口利润较小或贴水导致猪肉进口数量仍不断下滑,预计进口总量将继续回落。
 
南华期货黑龙江分公司市场部经理康全贵称,长期以来,生猪价格的波动令养殖户与养殖企业叫苦不迭,无论是生猪价格下跌或上涨,只要价格波动较大,市场风险就无处不在,建议涉猪市场主体应积极地参与生猪期货交易与灵活使用相关衍生工具。这有利于完善我国生猪价格形成机制、辅助产业稳定经营利润。
 
康全贵介绍一个生猪企业利用期货工具的成功案例,对涉猪企业来说,比较具有参考价值。据了解,A企业是一家规模较大生猪养殖企业,生猪养殖和销售是该企业的主营业务。2020年年末,A企业计划进行猪仔养殖,预计于2021年9月出栏部分生猪,数量约8000吨。当时A企业根据市场各方面信息预判到生猪价格已处于相对高位,生猪销售价格在后续出栏时会面临下行风险。在此情况下,A企业与有关货公司紧密配合,在期货市场建立相同数量的套期保值头寸,卖出生猪期货2109合约,建仓价格在29000元/吨。进入到2021年下半年,生猪期现货价格下跌,A公司适时在22000元/吨签订生猪销售合同,同时在期货市场以21000元/吨的价格平仓。通过对生猪期货工具的使用,较好地规避了价格下跌风险。
 
康全贵认为,虽然当前国内猪价有所回升,上涨周期启动的迹象明显,但生猪存栏量仍不低,同时玉米、豆粕等饲料原料价格更是居高不下,涉猪企业实际上所面临的风险更具有隐蔽性与多元性。因此,涉猪企业还需要特别重视避险操作问题,可以利用“生猪保价+卖出套保”等模式积极化解风险。
 
据了解,饲料与生猪养殖企业等通过互相配合操作也能化解市场风险。例如:一家饲料企业与养殖企业签订了生猪保价合同。根据合同规定,饲料企业为养殖企业计划出栏的一批生猪保底价为13元/斤,赔付上限为200元/头,保价规模合计2万头,预计赔付上限为400万元。同期,饲料企业在大商所生猪期货合约开仓卖出套保,来对冲潜在的生猪跌价风险。最终,在期货市场卖出套保收益完全覆盖了饲料公司承诺养殖企业的赔付额度。
 
“生猪保价+卖出套保”等模式的成功不仅为中小饲料、养殖企业运用期货等金融工具化解价格风险提供了示范,也为生猪产业相关主体进一步挖掘期现结合模式带来了动力。
 
投资顾问:孙腾(执业证:A1150615100001)

本文地址:https://www.yngw518.com/jinritoutiao/2022051734066.html

作者:期货日报 访问:1038
免责声明

本文所述信息的来源及观点的出处皆被本公司认为可靠,但本公司不能担保其准确性或完整性,本文信息或所表达观点不构成所述证券买卖的出价或询价,数据、信息均来源市场公开消息,观点仅供参考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操作风险自担。

标签:猪价,“,节节高,”,新一轮,新,一轮,猪周期,
金融资讯

财经要闻

Copyright @ 2011 www.yngw518.com 江苏天鼎证券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09015858号-6站点地图
免责声明: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江苏天鼎证券公司移动官网

猪价“节节高” 新一轮“猪周期”来了?

“2020年至2021年年初,国内生猪养殖业喜庆的气氛一直较为浓厚,持续保持在高位的生猪价格与彼丰的养殖利润,让本该早早淘汰的母猪等也成了养殖户的宝贝,大中型养殖企业特别是一部分头部企业更是竭力扩产。”河南省生猪养殖户马书礼称,可惜在2021年春节过后,这个超级猪价上涨大周期却“惨淡”地进入了收尾阶段,生猪出栏价及生活超市猪肉等价格出现了“高台跳水”,其中国内大部分地区的生猪出栏价格从每公斤超过36元的高点,暴跌至每公斤仅10元多的低点,有相当一批生猪养殖户及大中型养殖企业受到了严重冲击,部分以生猪养殖为主业的上市公司更是给出了动辄数百亿元的亏损财务报表。
 
令马书礼欣喜的是生猪期货于2021年1月8日在大商所上市了,部分先知先觉的涉猪企业总算捞到了“一根救命稻草”。生猪期货的成功上市,为整个生猪行业提供了重要的风险管理工具。随后在近一年的生猪期现货价格大幅波动中,在生猪养殖利润不断大幅缩减的情况下,一些产业主体积极尝试并逐步深入利用生猪期货参与套期保值交易,以及参与生猪“保险+期货”项目,探索出了更高效、更具创新性的企业风险管理模式。
 
如今,国内期现货猪价经过一年多时间的振荡整理后,特别是在能繁母猪数量出现明显下滑态势以后,再加上相关部门储备猪肉的收购、进口肉类数量大幅减少等,生猪养殖利润止跌回升,生猪期货主力合约价格近期则出现了每吨3000元以上的累计涨幅,业内人士纷纷预测新的猪市上涨周期来临并已启动。那么面临未来市场可能出现的持续上行行情,猪企还需要进行避险操作吗?又应当如何避险呢?
 
黑龙江横华农业产业服务有限公司农牧分析师肖文辉称,综合市场发展态势可以发现,新的猪市周期的确已经来临,一是母猪与仔猪饲料生产量、需求量等降幅较大,二是能繁母猪数量从2021年7月开始就出现了拐点,三是生猪存栏量、进口肉类数量等均出现较大幅度下滑。
 
肖文辉说,相关机构发布的饲料数据显示,2022年一季度,国内母猪料、仔猪料生产量与销售量等下降幅度在30%—40%,表明两者的存栏量出现了降低。与此同时,能繁母猪存栏量的向下拐点出现在2021年7月,向后推10个月则是2022年4月,该时间点符合4年一轮“猪周期”的规律,意味着新的周期启动。另外,2020年我国猪肉进口量为439万吨,同比增长108%,2020年进口猪肉占国内消费的比重近10%,创历史新高。
 
2021年进口猪肉371万吨,同比大幅下降15.5%,占国内消费量的6.5%,仍处于较高水平。2022年年初至目前,国内猪价仍持续下跌,进口利润较小或贴水导致猪肉进口数量仍不断下滑,预计进口总量将继续回落。
 
南华期货黑龙江分公司市场部经理康全贵称,长期以来,生猪价格的波动令养殖户与养殖企业叫苦不迭,无论是生猪价格下跌或上涨,只要价格波动较大,市场风险就无处不在,建议涉猪市场主体应积极地参与生猪期货交易与灵活使用相关衍生工具。这有利于完善我国生猪价格形成机制、辅助产业稳定经营利润。
 
康全贵介绍一个生猪企业利用期货工具的成功案例,对涉猪企业来说,比较具有参考价值。据了解,A企业是一家规模较大生猪养殖企业,生猪养殖和销售是该企业的主营业务。2020年年末,A企业计划进行猪仔养殖,预计于2021年9月出栏部分生猪,数量约8000吨。当时A企业根据市场各方面信息预判到生猪价格已处于相对高位,生猪销售价格在后续出栏时会面临下行风险。在此情况下,A企业与有关货公司紧密配合,在期货市场建立相同数量的套期保值头寸,卖出生猪期货2109合约,建仓价格在29000元/吨。进入到2021年下半年,生猪期现货价格下跌,A公司适时在22000元/吨签订生猪销售合同,同时在期货市场以21000元/吨的价格平仓。通过对生猪期货工具的使用,较好地规避了价格下跌风险。
 
康全贵认为,虽然当前国内猪价有所回升,上涨周期启动的迹象明显,但生猪存栏量仍不低,同时玉米、豆粕等饲料原料价格更是居高不下,涉猪企业实际上所面临的风险更具有隐蔽性与多元性。因此,涉猪企业还需要特别重视避险操作问题,可以利用“生猪保价+卖出套保”等模式积极化解风险。
 
据了解,饲料与生猪养殖企业等通过互相配合操作也能化解市场风险。例如:一家饲料企业与养殖企业签订了生猪保价合同。根据合同规定,饲料企业为养殖企业计划出栏的一批生猪保底价为13元/斤,赔付上限为200元/头,保价规模合计2万头,预计赔付上限为400万元。同期,饲料企业在大商所生猪期货合约开仓卖出套保,来对冲潜在的生猪跌价风险。最终,在期货市场卖出套保收益完全覆盖了饲料公司承诺养殖企业的赔付额度。
 
“生猪保价+卖出套保”等模式的成功不仅为中小饲料、养殖企业运用期货等金融工具化解价格风险提供了示范,也为生猪产业相关主体进一步挖掘期现结合模式带来了动力。
 
投资顾问:孙腾(执业证:A1150615100001)
(作者:期货日报)